太啟蒙運動與猶太教育的現代轉型

發布時間:2014-05-07
字號:     

摘要:猶太啟蒙運動,首先是從猶太教育領域的變革開始的。以門德爾松和威斯利為代表的啟蒙思想家倡導語言教育的革新,鼓勵猶太人學習德語以接近主流社會和文化;改變單一僵化的宗教教育模式,加強世俗知識和文化的教育,興辦新型學校和期刊;致力于以弘揚人性而非神意為宗旨的道德教育。猶太啟蒙運動在改革猶太教育方面的努力是走向猶太教育現代化的最初的、重要的一步,培育了具備現代思想和文化的第一批猶太人,對猶太人融入主流社會以及后來的猶太教改革都產生了積極影響。
  關鍵詞:哈斯卡拉  馬斯基爾  猶太教育  
                                                                     

  猶太人的啟蒙運動,習慣上被稱為“哈斯卡拉”(Haskalah),是18世紀中后期以來在歐洲啟蒙思想影響下,在柏林猶太知識精英中開始興起的一場試圖擺脫傳統猶太教束縛,邁向現代社會的思想解放運動。哈斯卡拉以理性主義為旗幟,旨在塑造思想上和經濟上能夠適應歐洲主流社會的一代新型現代猶太人;它標志著猶太民族的復興以及猶太人生活、思想現代化的開始。 這場運動最初是從教育和文化領域開始的,‘哈斯卡拉’一詞在希伯來語(其希伯來語為??????)中本身就是“教育、啟迪”之意,啟蒙正是要通過教化來啟迪民眾,讓民眾覺醒。在德國,馬斯基爾 為了打破拉比宗教教育對猶太人教育的壟斷,顯示通過內部變革融入主流社會的決心,對傳統教育的手段、內容、機構、價值取向等諸多方面進行了改革和重新定位,有力推動了猶太教育從傳統到現代的轉型。

  一、語言教育的革新

  18世紀中后期之前,中歐地區猶太人(習慣上被稱為阿什肯納茲猶太人)普遍使用一種希伯來語語法與德語方言混雜而成的語言——意第緒語。這一語言是應猶太隔都 生活的需要而產生的,長期以來加劇了猶太人在歐洲的文化與社會孤立狀況,被主流社會視作表達猶太教繁文縟節和猶太特殊主義的工具,是缺乏理性和邏輯的,因而經常受到主流社會的歧視。
  對于在中歐處于少數民族地位的猶太人而言,接受現代教育首先要改變或更新他們的語言。作為哲學家,哈斯卡拉的領袖摩西?門德爾松希望運用客觀的理性知識和人對于生活的理性反思能力來認知和改造猶太人傳統的宗教文化。為了達到這一目標,他特別強調猶太人在語言上的改變和更新。在門德爾松看來,一種語言通過科學而達到啟蒙,通過社會交往、詩歌和修辭而達致文化。通過前者,它能更好地適應理論的用法,通過后者,它能更好地適應實踐的用法。兩者加在一起就產生了一種有教養的語言。 德語在那個時代則被視作大眾的世俗語言,是理性的思辨語言,能夠培育人們健全的心智,學習德語是通往歐洲知識和文化的必要工具。門德爾松要求德國猶太人學習和掌握德語,并以其為媒介,打開猶太人同主流社會交往的大門。為此,門德爾松決心將《圣經》翻譯成德語。他認為這樣不僅可以幫助猶太人學會德語,而且也將搭建猶太人和德國其他民族思想和文化溝通的橋梁,能加深他們之間的同胞之誼和文化上的親近感。
  1780年,《創世紀》出版發行;在隨后的三年中,《摩西五經》的其他卷冊也相繼問世。到1783年,這一工作已大功告成。這部印有希伯來原文并題為《和平之路》(Netivoth Shalom)的譯著,寄托了門德爾松力圖把猶太人引向《圣經》和德語的希望。它以傳統守舊的面目出現,卻映照出那個時代的知識之光。后來,門德爾松還把希伯來語《詩篇》譯為散文體作品;1788年,也就是門德爾松去世后兩年,他的《雅歌》的德文譯文問世。這些作品盡管遭到拉比的強烈反對,卻得以廣泛流傳,達到了預期目標,為大批猶太人架設了通往德語和德國文化的橋梁。  在隨后的幾十年里,他的德語《圣經》幾乎成為德國猶太人的必讀書目,藉此,猶太人逐漸拋棄了意第緒方言,普遍學習德語,開始以德語廣泛接觸世俗文化、文學、科學與哲學。門德爾松的德語《圣經》翻譯還掀起了猶太人教育和思想領域的一場革命,通過德語宣傳猶太教經典傳統,猶太人逐漸增強了同主流社會交流和對話的能力。阿巴?埃班評價說,猶太人學會了德語這項成就在以后的年代對德國文化,尤其是對猶太文化大有裨益。 
  門德爾松的德語《圣經》還顯示了新的審美追求,即通過德語《圣經》,教會猶太人按照啟蒙價值來理解猶太傳統。門德爾松認為以往猶太人對《圣經》的翻譯沒有很好理解希伯來語言的精神,也沒能掌握它的用法。這些翻譯使得希伯來語遭到敗壞。門德爾松希望通過《圣經》翻譯來體現《圣經》文本的精細、詩性和美麗。 門德爾松的德語譯本突出強調《圣經》文本的道德和審美特征,強調《圣經》文本特別是摩西律法中的道德和精神要素。 
  門德爾松感到,在《圣經》翻譯和研究方面,基督教學者的觀點往往存在著嚴重的反猶偏見,不足以為猶太學者所效法。同時,他發現,中世紀許多杰出的《圣經》評注家的觀念既契合啟蒙之理性原則,又具有獨特的猶太視角,因而值得加以復興并應用到新的《圣經》翻譯和研究中去。門德爾松的希伯來語《圣經》評注充分參照并借鑒了拉西、 伊本?埃茲拉、摩西?邁蒙尼德、猶大?哈列維等著名猶太評注家的評注,但又沒有完全受制于單個評注家的評注方法和思想,而是力圖通過將普遍的語言學原則同多樣化的經文評注技巧相結合的方式來展現《塔木德》和《米德拉西》 在《圣經》詮釋方面所具有的靈活性和敏銳性。 
  新的希伯來語《圣經》評注突破了過去曾一直禁錮著德國猶太人生活的《塔木德》研究的學術圈子,為現代希伯來語文學提供了一種強大的發展動力。 在教導猶太人學習德語的同時,門德爾松也希望通過更新了的希伯來語文學作品傳播通俗歷史、科學和歐洲文化。嚴格地說,哈斯卡拉是希伯來文學發展的一個階段,一些猶太作家拋棄了傳統的文學模式,去借鑒歐洲世俗文學的形式。 門德爾松等人創辦了諸如《布道者》和《拾遺》等希伯來語雜志,這些雜志吐露出濃郁的現代語言、文化和生活氣息。《布道者》為希伯來語周刊,旨在借此把年輕的猶太知識分子從《塔木德》禁錮中解放出來,喚起他們對周圍世界,即美學、倫理學和當代思想的興趣。《拾遺》選登各種希伯來文學、詩歌和宗教問答方面的論文,以及一些通俗性的歷史和科學方面的文章,旨在引導讀者接觸和學習歐洲文化。 這些雜志在文學創作方面沒有取得很大的成就,但卻廣泛傳播了啟蒙理念和文化,與傳統拉比教育的思想和內容已迥然不同。總之,在哈斯卡拉運動中,德語《圣經》所帶來的學習德語及德國文化的熱潮以及希伯來語教育題材的更新都有力地推進了猶太人在語言、文化方面與現代接軌。

  二、世俗知識和教育的興起

  傳統猶太教育在本質上是一種宗教教育,以《托拉》和《塔木德》為根本,律法、儀式、猶太節日等方面的教育是基本內容。猶太教育系統也相當完善,社區規定,猶太父母及社團都有責任為6歲或更小的男孩提供初級教育。除初級教育外,社團還有高等塔木德學院,教師主要由拉比擔任,甚至猶太成年男子要前往其他社區拜師學習《塔木德》。 傳統的宗教律法教育起到了強化猶太宗教性和民族性的作用。
  在哈斯卡拉運動中,馬斯基爾要求打破宗教對教育的壟斷,增加教育中的世俗內容。與語言教育革新相關聯的是,在哈斯卡拉運動中,以德語為基本載體的世俗知識和教育開始興起。馬斯基爾認識到,啟蒙和一般文化教育緊密結合在一起。哈斯卡拉的目標是要將猶太人培養成體現出猶太教和一般文化綜合,能夠按照普通意義上的標準生活(的人)。 啟蒙本身就暗示著世俗化的價值,因此馬斯基爾積極致力于創辦新型猶太學校。這些學校通常以非猶太學校特別是基督徒辦的學校為原型,努力改變那些已經不合時宜的教育方式,減少了宗教教育特別是《塔木德》教育的內容。在這些學校中,那些接受了專門世俗訓練的教師完全拒絕傳統教育模式,自認是“啟蒙了的猶太人”的化身,其任務就是要將體現猶太和非猶太價值的混合教育帶給猶太兒童。 這些學校在一段時間內允許基督教兒童入學,致力于增進猶太兒童和非猶太兒童之間的友誼,并傳播宗教寬容、相互理解與相互欣賞的觀念。這種新的、具有廣泛包容性的教育模式廣泛傳播了現代知識和價值,給僵化、保守、排外的拉比猶太教教育注入了新鮮血液。后來,猶太機構的革新,如1791年成立的友誼社(Gesellschaft der Freunde)和1819年成立的猶太科學與文化協會(Verein fur Cultur und Wissenschaft der Juden)都是哈斯卡拉教育觀念影響的結果。
  哈斯卡拉先驅有著強烈的好奇心和對于新知識的熱情。他們有感于猶太人在世俗知識方面的貧乏以及因此造成的在同主流社會交往時的不自信甚至挫敗感,決心要在猶太人當中普及世俗文化,以彌補單純宗教知識的不足。門德爾松的弟子、著名希伯來語詩人赫茲?魏斯利大力宣傳了門德爾松的語言教育思想,號召猶太人使用德語圣經,還將語言教育拓展成為一種無所不包的世俗教育。他認為,過去過分強調宗教教育而忽視世俗教育的做法是不對的,猶太學校的教育不能只為學生學習《塔木德》奠定基礎,是要讓學生受到科學、數學、歷史、地理、德語等方面的世俗教育。為迎合那些極端虔誠的宗教人士的口味,他把這些學科與一些宗教素材聯系起來。例如,他解釋說,本國語言的知識不僅有其自身的價值,而且對理解和鑒賞希伯來語言結構也大有裨益;地理知識可以幫助學生確定《圣經》所提到的地區、河流和國家的位置,并轉而激發他們對《圣經》的興趣;數學則有助于理解《圣經》和《塔木德》中的度量和計數方法。 
  威斯利將知識的學習分為兩種類型:對人類知識(human knowledge)的學習和對上帝《托拉》(Torah of God)的學習。人類知識是關涉人類生活的知識,是人之所以可以稱之為人的知識。而上帝《托拉》指的是上帝的律法和教導。它超越于人類理性之上,是上帝通過啟示傳達給摩西和猶太人的。人類知識由人的風俗禮節、道德行為以及清晰優雅的表達等構成,植根于人的理性之中。同樣,歷史、地理、天文等人類生活相關的科學都屬于人類知識的范疇。它們的基礎同樣是人的理性,正是理性引導著智慧和創造。
  從理解力的層面講,人類知識的學習應當先于高貴神圣律法的學習,因此,青年人首先要學習這類知識。這將為學習上帝的律法和教導準備健全的心智并促使他們在塵世的努力中獲得成功。一個人如果缺乏人類知識,即便他已經學習了上帝的教導并根據這種教導生活,他也不會給他人帶來快樂。因為沒有世俗知識,他在世俗事務中的言語將不能和理性保持一致,行動將沒有效力。其次,即使上帝的律法和教導遠遠優于與之相聯系的人類知識,但通常只是在人類知識無能為力的地方,神圣的教導才開始發揮作用。它教導人們什么是超越理性的力量。所以,一個對上帝律法無知但精通人類知識的人,即便他不能受益于《托拉》指導,還是能夠獲得人性的力量。而一個只知道上帝知識而對人類知識無知的人,盡管知道上帝的律法,卻不能感受到民族智慧和人性力量所帶來的喜悅。 
  威斯利認為,在歷史上,猶太民族沒有充分關注人類知識,忽視了對年輕人現代風俗、科學和藝術方面的教育。他們從孩童時代就專注學習上帝的律法和教導,卻沒有學習人類知識的機會。他們對作為圣語的希伯來語法都很無知,不能夠洞察和欣賞希伯來語的純正和美麗,更不談能夠適當地了解他們所居住地區的語言了。很多猶太人根本就不知道怎樣讀和拼寫當地語言。同樣,他們也沒有系統地學習過倫理學和心理學。總體而言,只是極少數個人聽從學習了這些知識。盡管如此,威斯利認為,猶太人仍然保留著人性再生的能力,神圣的《托拉》就是這這種力量的源泉。盡管猶太人缺乏上述知識,但《托拉》確保猶太人擁有一顆人類之心并保護猶太人免遭殘忍和邪惡的侵襲。 威斯利認為,在當前文化啟蒙和政治寬容的時代,猶太人應當抓住歷史機遇,將《托拉》的學習同世俗知識的學習緊密地結合以來。施密爾?法伊納指出,威斯利出臺新的猶太教育計劃是哈斯卡拉運動史上的標志性事件,標志著哈斯卡拉作為一場運動開始形成。  后來,門德爾松的另一名弟子大衛?弗里德里蘭將魏斯利的教育理論應用到實際之中,為培養符合社會需要的職業人才創辦了一所猶太免費學校,將猶太教育、一般性學術研究和職業培訓結合在一起。這所學校采用德語和希伯來語相結合的教學方法,特別強調用德語教授猶太教內容。
  1783年,希伯來語雜志《拾遺》創刊。刊物序言聲稱該刊服務于猶太社區中啟蒙的、追求真理和熱愛自然科學的人。刊物內容涉及自然科學所有領域,還涵蓋倫理學、宗教學、詩歌、人物傳記等諸多方面,弘揚知識、倫理、美德、愛和友誼等啟蒙價值。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該刊物試圖復興《圣經》希伯來語,恢復其純潔性,以提升猶太審美意識,介紹啟蒙價值和世俗知識。刊物還致力于經文的詮釋和研究,檢視古代評注,并按現代人的理解做出補充和修正。在威斯利的積極呼吁和參與下,該刊物很快轉向了對傳統猶太教育制度的改革。《拾遺》迅速成為哈斯卡拉的象征。由于它公開對拉比蒙昧主義和宗教狂熱發起了挑戰,所以遭到了傳統力量的猛烈攻擊。對此,該刊物編輯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們不會被嚇倒》的文章,駁斥了種種反對世俗知識、教育和研究的言論,重申刊物旨在弘揚《托拉》和智慧,點亮猶太民族前進的道路,為猶太人開啟新知識和新文化之門。 
 

  三、倫理教育的轉型

  在傳統猶太教中,倫理文獻 與猶太律法互為補充,律法規定猶太人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行為,而倫理文獻則指示行為的廣泛原則,或者說是人們對行為的態度。除了關注“在上帝面前謙卑”、“敬畏上帝”之外,倫理文獻也關注“濟貧”和“善行”,不過談論這些時都同具體的行為和事例緊密聯系在一起。 而無論談論怎樣的內容,通常都從對上帝統一性的信仰出發,旨在捍衛上帝作為道德制定者和評判者的絕對權威。世俗的人、關于人的道德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在世俗知識和文化教育的影響下,傳統的猶太宗教倫理受到挑戰,新的與世俗生活相結合的倫理教給猶太人人性、愛心、幸福等價值,促使猶太人重新審視猶太教的道德定位。與提倡理性主義和普世主義相對應,哈斯卡拉也致力于強化倫理和道德的教育,以回應主流社會對猶太人道德和倫理水平低下的指責,提升猶太人的道德水準。哈斯卡拉時期的文學反映了猶太人對啟蒙時代道德問題的強烈關注。在世俗知識和文化的影響下,猶太倫理文學類型發生轉變,文學開始承擔啟蒙道德教育的重任。
  1758年,門德爾松和他的一個朋友創辦了希伯來語周刊《布道者》(Kohelet Musar),借助傳統的《塔木德》文獻評論以及神圣語言竭力向當時的猶太社區灌輸道德和理性的觀念。美德,作為一種高尚的啟蒙價值,成為門德爾松宗教哲學的要點之一。像萊布尼茲和萊辛一樣,門德爾松認為道德的生活——不是教義和教條——是宗教的本質。在著名的論述靈魂不朽的對話文集《斐頓篇》(Phaedon)中,門德爾松以相當傳統的方式聲稱,所有道德的人將在來世獲得公正的報償。他甚至認為,尋求形而上真理不過是實現最終道德生活目標的一種方式。智慧的最高層次無疑是善,而沉思哲學只是實現這一目標的一種手段。面對德國猶太人的不幸,門德爾松認為,只有美德才能夠給那些受傷的靈魂以慰藉,才是那些被遺棄者的避難所,要努力不讓他們(認為猶太人不道德的人)拒絕我們。 
  在柏林哈斯卡拉中,道德教育逐漸成為教育的核心內容。威斯利在1782年一封公開信中向人們推薦了一部供猶太學校使用的新教材,突出了倫理和智慧的重要性。倫理成為建議中的學校課程中的重要內容,而哈斯卡拉中創辦的期刊《拾遺》則聲稱要盡可能多地刊載有助于提升人的精神和靈魂的科學和倫理領域的文章。另外,馬斯基爾還創作了眾多關于兒童倫理教育問題的論文。 哈斯卡拉時期倫理文學的早期代表著作有艾薩克?斯塔諾(Isaac Satanow)的《準則之書》(Sefer hamidot,1784),威斯利的《規范之書》(Sefer hamidot,1786)和麥那海姆?門德爾?勒芬(Menahem Mendel Lefin)的《心靈賬單》(Heshbon hanefesh,1809),而《拾遺》也在一定程度上采用倫理語言,具有現代道德周刊的風格。上述作品都具有強烈道德勸誡和教育色彩,并試圖為新時代猶太人確立標準的道德模型。
  著名猶太思想家內森?羅滕施特賴希(Nathan Rotenstreich)觀察到,在現代猶太思想的作品中,吸引人們的是在信仰領域對于道德首要性的堅持;傳統猶太教在超驗意義上談論上帝的典范作用,只是權宜地借用了道德的術語。但到19世紀,人們發現,道德逐漸成為現代猶太教中的一種核心要素,這種趨勢早在18世紀末早期哈斯卡拉思想中就已經孕育。 哈斯卡拉的道德教育強調人,而不是上帝居于道德主體的地位,所有符合人性的教育都是道德教育。上帝是完美人性的化身。馬斯基爾受到人道主義運動(該運動聲稱對受教育者進行肉體上的懲罰是徒勞的,而體育和自然科學才是重要的)的影響,強調語言教育、科學和普世宗教。他們也受到盧梭著作《愛彌兒》的影響,強調以適當的方式培育兒童,給他們灌輸幸福、個性自由的意識。與啟蒙以前僵化的教育風格相對,啟蒙灌輸一種新的生活倫理,與幸福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倫理。一個接受啟蒙思想的公民,應該竭力使自己成為一個有用的人,為自己和社會謀福祉。所謂的幸福和生活的良善是不可分的。 在貫徹一種富于人性的教育和生活倫理的同時,馬斯基爾也賦予上帝更多精神和倫理品性。代之以傳統對上帝懲戒罪惡的敬畏和恐懼,馬斯基爾更加強調上帝的莊嚴和對上帝的愛和敬畏。這意味著欣賞上帝本質的神圣性,而體驗這種神圣性不是通過對上帝懲戒的恐懼,而是通過人內心對是非的明辨實現。在惡的問題上,馬斯基爾認為,它并非人類與生俱來的缺陷,而是一種可以控制和加以利用的中性力量。因而,在人與上帝的關系上,馬斯基爾打破了上帝的絕對權威,強調了人內心的自律意識。這無疑暗示了上帝與人關系上的一種互動,實際上也是一種立足理性捍衛宗教倫理的觀念。
  同時,馬斯基爾將猶太教的律法同道德的提高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并試圖從道德的高度來論證猶太律法的合理性。上帝給予猶太人《托拉》不是純粹地要求人類服從他的統治,而是要促進人類道德水平的提高,以彰顯上帝的高尚品性。盡管早期馬斯基爾對律法變革持保守的態度,但這種以道德捍衛和評判律法價值合理性的觀念直接影響了后來猶太教改革運動中的儀式和律法變革。在門德爾松之后發展起來的猶太教認為,應盡可能地廢棄那些與時代脫節,與普遍道德相左的禮儀,而保留那些充分體現普遍道德價值的律法。律法的存在主要不應建立在歷史合理性基礎之上,而應建立在普遍理性和道德的基礎之上,可以傳承的律法應該是人類普世精神的反映。由此,通過改革律法和儀式來純化道德成為猶太教改革的重要動機。對律法歷史意義的淡化甚至非歷史化解讀使得改革派猶太教只保存了有限的律法并將之看成是普遍宗教道德的表現形式。

  小 結

  哈斯卡拉的教育以語言革新為最初和基本手段,鼓勵猶太人學習世俗知識和文化,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傳統的專注《塔木德》學習的教育模式,賦予僵化的猶太教以生機和活力。馬斯基爾以人性為中心的道德教育挑戰了傳統猶太教以上帝為中心的道德體系,有利于培養現代猶太人的道德和宗教審美意識。哈斯卡拉有力地推進了猶太教育從傳統到現代的轉型。雖然哈斯卡拉的教育觀念并沒有導致激進的學術批判思潮,因為早期哈斯卡拉教育本身并沒有向猶太人灌輸經文批判和宗教改革的思想,但世俗文化教育造成的自由思考氛圍必然會引導著對于宗教的懷疑和質詢,因此,從長遠看,它產生的影響是巨大的,直接培育出可能希望進一步改革的猶太人。從這一意義上講,哈斯卡拉的教育是通向宗教改革的至關重要的一步。后來的改革者認為,既然哈斯卡拉可以改變傳統,革新語言和教育,那么他們就可以沿著哈斯卡拉的道路繼續前行,朝著更為深入的變革教義的方向發展,而這種發展最終改變了早期哈斯卡拉傳統主義傾向和宗教啟蒙的性質,使得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宗教改革成為可能。


編輯:胡 浩
來源:原創
分享到:


返回舊版 | 網站地圖
瑞波币传销骗局 浙江快乐12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计划最准群 今天3d近十期奖号试机号 福彩3d最新方法技巧 赛车pk计划最准群 3438鉄算盘资料管家婆一一√ 天津时时走势图lm0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计划哪里买 纹身美女报平特打一肖 河南福彩幸运一走势图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走势图号码 四川快乐12计划群 快乐20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注册送38元